欢迎光临德兴新闻网!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主页 | 新闻 | 经济 | 教育 | 旅游 | 生活 | 娱乐 | 健康 | 社会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男子曝教科书式耍赖:对方反复要见面 还讨价还价

来源:德兴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11-25 15:36
男子曝教科书式耍赖:对方反复要见面 还讨价还价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男子曝教科书式耍赖:对方反复要见面 还讨价还价play男子曝教科书式耍赖:对方反复要见面 还讨价还价 向前 向后

  2017年11月22日晚,网友@认真的赵先森 (赵勇)发布一条视频,“请看什么是教科书式的耍赖!”,截至24日16时,播放量已超过5500万。

赵勇发布视频称黄某上演教科书式耍赖赵勇发布视频称黄某上演教科书式耍赖

  赵勇直指在2015年撞伤他父亲的肇事者黄某拒不履行赔偿,一拖再拖。视频中,黄某甚至称,“法院判几年也中,反正我判几年,最起码我这点钱,我也不用还了。”

  时间新闻记者了解到,由于这场事故,赵勇父亲先后接受过四次开颅手术,目前是植物人状态,鉴定为一级伤残。根据法院2017年6月8日下达的判决,肇事者黄某赔偿赵勇父亲93万余元,扣除已给付赔偿,仍需再赔偿85万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但赵勇并未收到任何赔付。

  赵勇称,通过网络曝光的方式来维权,他并不愿意如此,也实属无奈,“但是逼到这个份上了,判决之后这么长时间一分钱不掏,我没办法了”。

  “逼到这个份上”才曝光

  时间新闻:为什么会选择在网上曝光她呢?

  赵勇:很简单,我爸一直治疗一直维持这个生存状态需要钱,我唯一能拿到合理的合法的钱,只有她这个赔偿了,所以我就该找她要,但是她这个态度非常消极,我只能是给她施加压力,我也是无奈选择这个途径。

  其实我挺不愿意把这个东西曝光,感觉把自己放在网上,就让大伙拿放大镜看,这个事情我挺不愿意的,但是逼到这个份上了,判决之后这么长时间一分钱不掏,我没办法了,我也是犹豫了好长时间。

  时间新闻:为什么会想到录音、录像?

  赵勇:从一开始觉得她人品不太对的时候,我就有意识的(留证据),比如说录音,一开始拿手机拍,后来专门卖了一个小的摄像头,穿戴设备,最简单的这种,随身带着。只要有机会,我就记录下来这个过程。

  时间新闻:有想到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吗?

  赵勇:有想到会大,但没想到这么大,我想过这个东西会火一阵子,但是之后会下去,当时我也是奔着这个努力的。

  时间新闻:曝光黄某的私人信息,想过对她也是伤害吗?

  赵勇:当然了,她的工作受影响了,她的名誉受损了。我一直到发那篇文章为止,我一点都没有伤害过她,我也没有闹过,没有上访过,都是走的正规的流程,中间我被大众关注过很多次了,至少我有两次机会,我可以抓住机会曝光她,我都没有。

  赵勇:我考虑两点,一点是她就说一句话,你去找法院吧,虽然在情绪上很冷漠,但是在法律道理上是对的,我的立场不够坚定,一直到拿到判决书。第二点,我觉得人都有个良心,从道德上讲,我想唤起她一点良心。

  时间新闻:就是您写那篇《人呐 要比想象的耐艹》文章的时候?

  赵勇:对,那个已经上热搜,她竟然还想耍赖,连个电话都没有。我以为她没看见,或者装没看见。就是那个所谓的前夫,看到文章后打电话骂我,那我觉得她至少知道这件事了,做出这种举动来,把我激怒了。她觉得你文章写得好,曝了就曝了吧,你已经曝了,影响也不会下去,我就继续赖吧。我觉得她可能这么想的,但没想到后面有一个视频,而且这个视频让平安保险表态了。

黄某公司发布通知,敦促其履行义务 图/@保险圈黄某公司发布通知,敦促其履行义务 图/@保险圈

  时间新闻:你的意思是被逼无奈??

  赵勇:对,我宽容她很多很多次了,就这么说吧,我那篇文章,不是杜撰的,两年多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写,不是杜撰的,每一个字都是有意义的,每个字都是有证据存在的。

  时间新闻:视频放出来之后,黄某有联系你吗?

  赵勇: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要跟我讨价还价,她说我给你十万、二十万行吗?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了。反复的要见面,好像当初我求她那样,我大概意思说,你履行判决就行了,然后道歉,你从来没有道过歉。结果电话里就要给我道歉,我说你这种根本就不真诚。最后她问我想怎么着,我说道歉加履行判决就行了,我估计她会想办法赔钱吧。

  借钱卖房筹百万医药费

  时间新闻:一切源于2015年的一场交通事故?

  赵勇:对,2015年10月6号,那天我爸跟几个朋友出去骑行,然后在一个南北通的路上,大概九点还是十点的时候由南往北走,那个路没有岔路,应该是由东到西,过马路的时候发生的事故。前面已经有人过去了,我爸过的时候,过了双实线,就有一辆车从背后撞上了。

  时间新闻:交通事故认定书上写黄某承担70%的责任,你父亲承担30%责任,他是违规过马路?

  赵勇:交警说,规定自行车过马路的时候应该下车推行,我爸没有推行,所以说有责任,其他的没有。因为当时那个道没有非机动车道也没有斑马线的,也不是入口,所以你要过马路的话,那只能是横穿马路,也没有护栏,只有一个双实线。

  时间新闻:送到医院之后,父亲是什么情况?

  赵勇:那个时候已经不省人事了,但是还能好像做梦一样说一些胡话,鼻子流血,耳朵流血,闭着眼睛,不知道说什么话。护士还是医生就过来说,瞳孔放大,可能有问题,得马上手术,然后就赶紧剃头,下午才出来,晚上说第二天还得再做一个手术,连续两天进了两次手术室。

  时间新闻:先后开了四次颅?

  赵勇:对,这是两次,然后第三次是去北京协和,那个是叫腹腔分流手术,因为那个颅压过高,需要引一条管子,就是到腹腔,从北京做完手术回到唐山,就是继续观察吧。后来颅压又过低,当时折腾了好几天,因为双侧开颅嘛,压力不稳,如果修复一下的话,压力可能有助于护理,压力也稳,就做了一个修复手术,这是第四次,最后一次手术是2016年。

  时间新闻:连续四次开颅,父亲的身体受得了吗?

  赵勇:我也挺担心,但我爸体格挺好的,身体健康,没什么慢性病,比普通人身体好。现在就是植物人状态,长期卧床,有并发症、肌肉萎缩,就是体格越来越弱,前后出现两次褥疮,这次褥疮一直没太好,但是控制住了。

赵勇父亲躺在病床上赵勇父亲躺在病床上

  时间新闻:平时是谁在照顾?

  赵勇:那时候是我跟我妈,我妈上个月了摔了一跤,把骨盆摔骨折了,不能下床,现在家里亲戚在医院嘛,尤其这几天,我不是又突然微博上又有事情,我就是拜托亲戚在医院。

  时间新闻:从2015年出事到现在,有没有算过父亲的花费有多少?

  赵勇:具体没有,医药费,我想想,大概有一百万,中间有一段时间欠医院的钱,欠了十几万。就是光医药费一项,护工大概请了一年左右,每个医院附近找护工,价格都不太一样,最贵的是260块钱一天,最便宜的一百六、一百七。

  时间新闻:你们家的经济条件怎么样?

  赵勇:我们就是普通家庭,我妈是退休工人,都退休了,退休金我妈大概是两千多,我爸是三千还是四千。

  时间新闻:这一百万的费用是怎么筹来的?

  赵勇:一个是家里的积蓄,然后是亲戚朋友借,后来发了一个轻松筹。轻松筹大概筹了21万多,我卖画卖了几万块钱,还有后来认识的两个朋友借了十一二万,就这些。大部分是借的,去年卖了一套房,卖的是家里的老房子。一个是卖房没有那么快,这个房子也不值多少钱,最后花了好长时间,卖一个稍微高点价钱,其实也就31万。

  肇事者仅垫付两万余元

  时间新闻:在这个过程中,黄某及其家属有垫付过医药费吗?

  赵勇:她一开始承诺的很好,她说会想办法拿钱去,卖股票啊之类的,然后结果一直不见动静,也找不着人。那时候就开始打电话说就你找那个郑永(化名),就她的那个男人,然后他去过医院,一开始去也没交钱,就看看情况,去过一次还是两次,就不出现了。

  时间新闻:什么时候才又见面?

  赵勇:大概是出事后一个多月,交警打电话让我去拿一个鉴定书,可能得签字才能拿走,结果就看到黄某了。我说大姐找不着你,你要说你没钱的话,医药费我就不找你了,那你还说垫付给我,一个多月一分钱没看到,当时我挺愤怒的。然后交警就以个人身份说,这个事情我都看不下去了,起码你得表示表示,如果真没钱就算了。看你的一身穿戴什么的也不像没钱的,然后她交了1000块钱吧,后来就找不见了。

  时间新闻:后来又再掏过钱吗?

  赵勇:大概是十一月份的时候,我给我爸就去北京挂号,那边的主任说我爸很严重、很严重,可能醒不了,当时我就崩溃了,崩溃之后我不知道怎么办了,要钱也没有。然后我就给交警打电话,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说的,我就声嘶力竭那种,交警实在听不下去了,他说你等着,我打个电话,结果大概过了一个礼拜,黄某拿出来一万块钱交到医院了。再后来就是在法官施加压力下给了一万。

黄某在判决后曾拒绝赔付黄某在判决后曾拒绝赔付

  时间新闻:你曾经起诉过她?

  赵勇:我当时(2015年)就已产生的费用起诉了,2016年四月份还是五月份,结果他们没到场,只是派了个代表去。结果法官说调解,最起码把保险的费用先用上。等于没开庭,把保险的钱就拿出来,责任划分什么也没有判。在法官的压力下,对方交了一万块钱。反正官方施压她会交一万,我施加压力会交一两千,就这么一个过程,总共26000元。

  时间新闻:后来又第二次提出了诉讼?

  赵勇:因为第一次没开庭调解,这个案子就结了,当时我不懂,我以为开庭就判责任分成,就可以拿着判决跟她要钱了,结果这是调解没有责任的划分。之后我去找法官,法官说得另行诉讼,就赶紧找律师写诉状,算赔偿费用。

  今年七八月份拿到判决书,没过久我就去申请强制执行,他们说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左等右等,等到十月份也没有消息。我去找过执行厅的人,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上千个案子,就是得等,我也理解这个事。

  时间新闻:判决后,肇事方什么态度

  赵勇:判决之前她说判了再说,判决下来之后,就是没钱,就这样,她总是有借口,反正就是拖。她从一开始给我的就是虚假信息,包括工作单位。后来我就知道全都是在应付我。

  时间新闻:有给你父亲道过歉,或者主动陪护过吗?

  赵勇:没有没有,从来没说过。就是就派了一个人嘛,就简单说这个事情我们会负责的,医药费我们会垫付的。

  时间新闻:你什么时候发现黄某有财产转移?

  赵勇:大概是16年调解之后了。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有意识的找一些朋友帮我查一下她名下有什么,结果告诉我她名下什么都没有,她女儿多了一套房,一辆车,还有出境的记录。知道这个信息之后,我就觉得这个人怎么这样。

  过了没多久,黄某就突然主动给我打电话解释,她说我是买房买车,但是钱都是借的,都是贷款的,我挺意外的,可能是怕法院有什么罪名,我不知道什么目的。

  伤害了人命应该负责

  时间新闻:执行局有给出具体处理结果的时间吗?

  赵勇:那个时候我去问他们,他们说案子特别多,就给我举例子,说只有二三十人,像我们这种零零碎碎的民事纠纷,每个人手下都有八九百,说执行不过来,希望我理解,我说我理解。说你这也不能特殊对待就等吧,那我就等吧,就尽量希望照顾一下,我这急等着用钱。

  前一周吧,给我打电话,说咱们接洽一下,你知道什么信息告诉我,想想后面怎么做,不是说马上都能实现的,都得一点一点的。不可能每个被执行人都乖乖的让你执行,都会有转移财产的。我就把我知道的信息都告诉了他们。

  时间新闻:对执行有什么预期吗?

  赵勇:我就希望快点吧,毕竟她不会主动掏这个钱的,我不能说85万她完全有能力赔付,以她的收入来说,她一个人至少要比我家收入要高,我觉得至少能执行出来一部分,后面再说。

  时间新闻:这个事情对你的人生轨迹也特别大吧?

  赵勇:对,整个人生都改变了。

  时间新闻:有没有想过当时就拿到钱了,人生也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状态了?

  赵勇:那不会了,至少事情解决,我的精力(就不会只在这上面了),人嘛,时间最宝贵,你可能就回归正常生活了,哪怕不会那么快。

  时间新闻:这么长时间了,你对这个事情有什么感受?

  赵勇:我觉得这个事情挺典型的,因为交通事故挺多的,老赖也挺多,但唯独交通事故碰上老赖,会有一个对受害方生命的感受,唯独是涉及到人命,很严重的时候,两个结合在一块就很可怕了。这就考验人性了,你伤害了人命,你应该负责,你不负责,然后眼看着这个生命一点点可能就没有了,这就是个二次伤害。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更多今日推荐
更多最新标签
更多拓展阅读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网站标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 德兴新闻网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